謝昇諺首戰越野三項奪冠!幸運,從來不是偶然

by 劉雯齡 on 10/20/2021

睽違兩年,2021 年的越野三項雖然因為疫情影響少了國外選手,絲毫不影響同樣精采激烈的賽況。在重點選手部分,除了已備賽兩年的許元耕、江晏慶,還有在台工作的美國選手 Carson,以及台灣第一位榮獲 ITU 選手委員會資格的「鐵人一哥」謝昇諺,共同角逐 2021 年度越野三項冠軍。

這群旗鼓相當的選手,在鳴槍之後就讓賽況進入白熱化。許元耕、江晏慶與謝昇諺因為各有其擅長領域,所以一直到出六福山莊的越野跑最後階段,還彼此拉鋸著僵持不下。
選手們各有其擅長的越野專項領域,讓賽況更具可看性。
到底誰能拿下冠軍?終點前引頸期盼的觀眾拉抬緊張氣氛!
「我備足了水不進補給站,這時就可以追過晏慶,只是沒多久晏慶又超越我。」昇諺自認不擅長越野跑,所以把握所有可以追擊的時間,一出山徑,昇諺仍緊追晏慶不放,他知道晏慶幾乎耗竭所有的力氣,而自己在公路上的爆發力是唯一超越的機會。當他追上頻頻抽筋的晏慶沒多久,就看到前方許元耕的身影。

「元耕在刺刺山時就追上我了,當時我正在牽車,只能靠邊目送他離開!」面對自己最弱的登山車項目,昇諺採取保守策略,沒想到這點餘力成為他在衝刺時勝出的關鍵,昇諺從公路鐵人跨足越野三項首戰,就拿下 XTERRA Taiwan 2021 的冠軍。
經此一戰,鐵人一哥謝昇諺,正式成為公路與越野雙棲鐵人。
「是對手!也是朋友。」謝昇諺不著痕跡的體貼,展現情義鐵漢的性格。
經過兩年的養精蓄銳,晏慶與元耕都擁有拿下 XTERRA Taiwan 2021 越野三項第一名的實力,只是碰上強勁的對手謝昇諺,讓他們比得格外辛苦,再加上賽前晏慶協助賽道佈置,沒有機會充分休息,最後以一分之差拿下第二名。

「元耕呢?你們不是差距都很近嗎?怎麼這麼久了都還沒進來?」大夥兒正納悶著第三名的選手 Jason 都已進終點,為何還不見許元耕?昇諺一聽到大家的擔憂,顧不得剛進終點的疲累,馬上就說要去找。沒多久,見著元耕進來了,卻不見昇諺,原以為是他沒碰上元耕,後經詢問才知道,他找到元耕後確定人安好無事就讓他獨自回終點,不去干擾元耕接受群眾歡呼的畫面。
XTERRA Taiwan 2021 男子組前五名合照,中間為拿下第一名的謝昇諺。
「鐵人一哥」謝昇諺在越野三項首戰就拿下冠軍,其實並非如他在受訪時謙稱自己是「幸運的菜鳥」那樣偶然,只要細究原因,就能發現若無一定的實力,豈能在考驗恆毅力的耐力賽中擁有那麼多運氣?

謝昇諺的鐵人之路走來並不順遂,在他拿下生涯第一場全國賽冠軍之前,雖然經常頂著游泳第一名上岸的光環,卻也背負隨即就被超越的紀錄!

「不誇張,一天兩場課表,加起來游個半馬是經常有的事!」游不出成績,又在嚴厲的教學中土法煉鋼,再怎麼喜歡的運動都會生厭了;昇諺描述著他小時候苦練游泳的過程,還曾經被爸爸說領悟力低、沒用腦子在游。

生長在只有打罵沒有肯定的環境,造就了骨子裡想叛逆,卻還是因畏懼父親而隱忍著遵從安排的昇諺。這樣的壓抑,終於在昇諺大四那年點燃與父親間衝突的火花,父親盛怒之下不但將他趕出家門,還斷絕所有金援。

看似形同陌路的父子,其實心裡依舊牽掛著彼此!礙於說不出口的愛,昇諺決定不再頹廢,以拿下生涯第一場鐵人賽的冠軍,向父親證實自己的改變,而看到兒子蛻變的昇諺爸爸,也開始尊重兒子的意願,支持他專心朝著鐵人領域發展。此後的幾年間,昇諺打開他在鐵人三項的知名度,不僅拿下了全運會首屆鐵人三項金牌,還在一年之內,創下生涯九連冠的輝煌紀錄,榮獲圈內「鐵人一哥」的稱號。

「為什麼國外選手的實力可以這麼強?」看著台灣選手與外國選手懸殊的實力差距,昇諺總是思量著原因,他相信絕對不是因為練不夠。在歷經多次的國外移地訓練之後,昇諺發現國外與國內在訓練觀念上有很大的不同。「比賽只是運動生涯中的一個站點,不是終點,所以觀念要改變!」昇諺將國外訓練方式引進台灣,改善傳統土法煉鋼的教學模式,以教練兼選手的雙重身份,持續朝向超級鐵人邁進。
墾丁賽道上的謝昇諺,應該也沒想到十幾年後的自己還會再騎上登山車。
早已種下登山車的種子,卻在美麗的錯誤中擦身而過十多年 ...
「我在 2006 年就騎過登山車了,騎的還是當時最好的單邊避震車。」沒想到昇諺登山車初體驗發生得那麼早,初生之犢不畏虎,當年還是學生的他什麼都敢嚐試。昇諺一再強調自己在林道中騎得很好,之所以沒有繼續騎,主要是他在回程下坡的公路上失控打滑,身體在高速噴出後與柏油路面摩擦的結果,就是讓他遍體麟傷的休養了好長一段時間。

但昇諺的越野魂並沒因此而消失,打從 XTERRA 在 2018 年進來台灣,他就關注到這場賽事,只是身為職業鐵人的他,當時還有目標賽事正在努力。就在許多比賽因疫情停辦的 2020 年,昇諺終於禁不住學員的大力推坑,拜亞運下坡車銀牌國手江勝山(阿丹)為師,在 XTERRA Taiwan 2021 賽前三個月,展開密集的受訓。

「上完第一堂課我就決定要報 XTERRA 了。」作為謝昇諺的登山車啟蒙教練,阿丹果然讓這位鐵人學生一試就上癮;身為職業鐵人,昇諺最擔心的莫過於受傷,但他認為阿丹教授他的技巧與觀念十分受用。

當你理解如何騎可以安全過關,就不會有擔心受怕的疑慮!昇諺不只一次強調安全騎乘觀念的重要性,也慶幸自己跟對了人。

「我跟他騎了50 公里,花了快 6 小時,騎到我懷疑人生!」昇諺形容跟著阿丹練騎登山車,才 50 公里就讓他感覺有騎了 180 公里的強度,雖然疲累,但還是很期待每次登山車的練習;有一回,昇諺夜衝南投就為了跟阿丹上山騎車,隔天騎完後才心滿意足地回台北上課。

比起公路鐵人,昇諺認為練越野鐵人讓他開心多了,不但可以到處去,嚐試各種不同路段的騎乘,重要的是與夥伴們在山林間彼此照應,像極了他在國外移地訓練時的愉悅氣氛,這讓訓練不再只是辛苦的忍受枯燥與孤獨,而是與朋友在美麗的大自然間同甘共苦一起進步。

當越野元素加入昇諺的生活 ...
「進終點時有成長的感覺,我突破很多很難的關卡,發現自己沒有這麼怕高了。」比過越野三項賽的昇諺,仍沉浸於完賽的喜悅中。與其說在跟對手論輸贏,昇諺認為越野賽更像是在挑戰自己:「除了刺刺山和忠義坡,我全都用騎的耶!」向來有懼高症的昇諺,因在賽中戰勝自己的弱點而自豪。

正因為知道登山車是自己最弱的項目,所以昇諺在賽前提早了幾天來熟悉賽道,也就在此時,昇諺看到工作人員佈置賽道時的辛苦:「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盡一份力。」昇諺真情流露的話語,展現他在鐵人身軀之下,那顆柔軟善良的心。
對昇諺來說,越野鐵人的生活才正要開始~
所有的數字都只是參考,速度也不是強度的唯一指標,面對大自然變化莫測,除了體能與技巧之外,靈機應變的腦子也成為必須鍛鍊的一部分。

對於許多在訓練上面臨到瓶頸的鐵人們來說,無法掌控的越野元素,成為最大的成就感來源。昇諺計畫未來會逐漸把公路鐵人告一個段落,之後除了教課、登山車之外,就是要繼續玩越野。「明年目標是帶 60 人參賽。」昇諺說他已經想好了推坑行程,保證大家都會受不了誘惑而跳坑!

公路鐵人謝昇諺正式宣告跨足越野三項,今後的他能否以台灣選手之名,活躍於越野三項的世界舞台上呢?昇諺的未來,值得我們拭目以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