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作步道】刻畫在你心裡的一抹風景 南方四島之東嶼坪嶼

by Joe Chen on 10/07/2021

江湖傳聞中的 南方四島
悶熱的北島古道裡,額頭上的汗水一直滴在手中的安山岩上,岩石在手中翻來翻去,就是要找到適得其所且妥當的位置,幾趟手作步道假期下來,對於砌石階已有一定的認知,同行的年青夥伴也是箇中高手,熟捻的對待手裡的岩石,我手裡握著小丁正鑿著土石,他悠悠的說著『你聽過南方四島嗎?』那是哪裏?日本的小島嗎?這麼浪漫的地名是在哪裡?我狐疑的問著他,他說這是傳說中的澎湖南方四島工作假期,名額超難搶的,從那次工作假期結束後,『南方四島』這個名字就一直放在心裡。直到數個月後,同事通知我幾天後要去澎湖小島做步道,南方四島這名字又再次提起,真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啊!

離島中的離島與B612星球
在這混頓的疫情下,能搭上飛機來一趟偽出國,這樣的感覺從拿到機票開始,就有點生疏卻莫名的興奮,事隔10餘年我再次的踏上澎湖群島,這灑落在台灣海峽上的珍珠,在陽光照耀下格外的耀眼奪目。
清晨,我們一行人,依約集結在碼頭,等待著開往南方四島的交通船,船的目的地是南方四島國家公園,這是台灣第9座國家公園,也是目前第二座海洋國家公園,是由包含東吉嶼、西吉嶼、東嶼坪嶼、西嶼坪嶼等等周邊小島所組成,而東嶼坪嶼是南方四島中第三大島嶼,位在菊島南方,約莫一個小時的船程,環島海岸線將近4公里,島上制高的山丘約61公尺高,島上長久居住的人口現今只有十幾個人,而昔日島民登山農稼的古道,即是我們這次工作假期的工區,這是我在行前所知道的些許訊息。
藍海上的綠色小島,一座一座的從眼前經過


船老大在風浪下,老練的將船開的平穩,一小時的海上時光,藍海上的綠色小島,一座一座的從眼前經過,往最遠了視線看去,就是東嶼坪嶼,船慢慢穿過小漁港的海堤而港內泊了三兩艘漁船,幾位曬的釉黑的島民,忙著理著漁網,操著海口音的島民親切的跟我們打了招呼,東嶼坪嶼的港灣跟其他港灣一樣,空氣裡漫著如同蘇格蘭島區特有的威士忌味道,特迷戀這樣的風味。其實一踏上東嶼坪嶼,我就把身體的每一個感官細胞開到滿格,準備讓這小島震撼我的五感三觀。

快速的安頓好住宿空間,緊接著就是一下午的島區導覽與此次手作步道的工區簡介,一行人沿著一條有山無樹的小徑,往著61米高的山丘上走去,毫無遮蔽的山徑古道,眼前竟是幾寸高的綠色植被,而當你回頭望去又是一片遼闊的碧海藍天,我們來到了途中一個自然形成的平台,平台旁有著先民為了農稼所砌的駁坎,步道師解說著昔日島民為了生存在這貧瘠的島上是如何艱苦開拓,而這平台面對著大海有著180度的無遮蔽展望,步道師說著『這是小王子平台,是一位資深步道師為這平台取的』,小王子平台?B612星球?步道師請我們看看地形地物,想想為什麼會起了這個名字?我們正糾結在小王子平台時,此時太陽正落在左手邊的海面上,就在霞光餘暉,一行人都在爲美景讚嘆不已時,步道師才娓娓道來,『眼前的景色就是小王子平台的由來』,這平台因為有著東到西無遮避180度的展望,所以你能拿張椅子,就在這平台欣賞著東嶼坪嶼的日出與日落,像極了小王子居住的B612星球,雖然我沒深刻的讀好讀滿小王子,但眼前這樣浪漫的夕陽就如同小王子的玫瑰,雖然不是世界的唯一,但卻值得思念的一抹風景,而『文化』也不就是這樣,因爲有人與地、事、物的連結,而所有的故事就這樣展開了。
船慢慢穿過小漁港的海堤而港內泊了三兩艘漁船
左前方是西嶼坪嶼,右方山丘是東嶼坪後山梯田,下方是昔日聚落。
紀錄下東嶼坪嶼的風景 畫紙、簽字筆、水彩
聚落海天小島 畫紙、簽字筆、水彩
即便是如此,文字及速寫也只不過是我在現場感受的億萬分之一
如同蘇格蘭高地草原般的景色
踏著前一梯次所新砌的石階越上山坪,整片山丘被白茅草覆著一片白茫茫,海風吹拂穿過白茅草如同白色湧浪隨著風起伏著,白茅低伏時,喜見整群山羊,點綴在整個山丘上,山上縱橫著砌石駁坎,這是東嶼坪嶼獨有的『菜宅』是昔日島民在這貧瘠的山地種植旱作時所砌石得防風矮牆,如果我不說,這樣的景色像極了英格蘭約克郡谷地自然國家公園的干石牆,如果我不說,畫筆下的山谷也彷彿是村上春樹筆下艾雷島的一偶,或許有些美真不是用文字能一語道盡 ,亦或是幾塊顏料幾隻彩筆能繪出當下的臨場感,而雖我是這樣的對眼前的景色有所見解,但我還是寫了各位看倌正在閱讀的文字及我筆下的速寫彩圖,即便是如此,文字及速寫也只不過是我在現場感受的億萬分之一。
左圖為英格蘭約克郡谷地自然國家公園的干石牆,右圖是東嶼坪的菜宅防風石牆。
左圖為英格蘭約克郡谷地自然國家公園的石堆,右圖為東嶼坪的指引石堆。
望向後山梯田
龍虎湖一處峽灣
峽灣 水彩紙18*11cm 淡彩 簽字筆
當你放下工具而環顧四週,你真會有穿越在英格蘭鄉間的時空感,海風與暮光流動在白茅草原上,伴佐著半天雲雀嘹亮婉轉的鳴叫聲,你真的會沉膩在這狀態下許久許久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晨光讓小島重新甦醒,我正在糾結,昨晚那幾杯TALISKER的餘威還未散盡之時,漁家以準備一整鍋暖胃的海鮮粥,讓我們一早從味覺再次的認識這美麗小島,粥溫暖了大夥兒的胃,也喚醒了晨興理山徑的心情,走在往工區的山徑上,心裡在想,我們或許正在昔日島民上山農忙的節奏上,農人為了避開晌午炙熱的陽光而晨興理荒穢,而我們也是這樣依著島民生活的步調,而工區從砌石階揭開序幕,島上的玄武岩石密度與質量比台灣島砂岩重上許多,但都算切面平整,是很漂亮的石材,我慢慢覺得至從幾次工作假期來,鑑賞石頭的能力真的有所長進,也是因爲石頭重,施作沒一會就汗水直流,累了就回頭賞著無邊際海景喝口水,這海景第一排的工區是我這幾次工作假期以來最美的場域了,就在石階工區告一段落的晌午回到漁村休息片刻後繼續早上未完的工作,小隊接續完成了一段頹圮的菜宅防風石牆及堆疊一座指路石堆,當你放下工具而環顧四週,你真會有穿越在英格蘭鄉間的時空感,海風與暮光流動在白茅草原上,伴佐著半天雲雀嘹亮婉轉的鳴叫聲,你真的會沉膩在這狀態下許久許久,暮色以降,收拾心情與滿滿的感動,帶月荷鋤歸。
這海景第一排的工區,是我幾次工作假期以來,最美的場域了。
幾次工作假期以來,慢慢覺得,我對石頭的鑑賞力真的有所長進。
接續完成了一段菜宅的防風石牆。
是不是澎湖比英格蘭遠呢?
『旅行時我總是覺得不可思議,世界上有多少數目的海島,就有多少島的悲哀。』
村上春樹《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這是村上春樹旅行島區威士忌聖地蘇格蘭艾雷島後寫的一本書,我雖跟村上春樹一樣迷戀島區威士忌,但我對海島的不可思議卻都是那時間靜止的美感,想想如果不是疫情的關係,我應該會在東京日暮里的小酒館或者在泰國 ROAST 咖啡館裡悠閒中,我怎可能會在像極了英格蘭島的東嶼坪嶼呢?是不是澎湖比英格蘭遠呢?我想在這之前我的答案,是的!捨近求遠啊。我寫我畫,都不及此時——刻畫在我心裡的一抹風景。
容我借用一下村上春樹的句子,
『旅行時我總是覺得不可思議,台灣有多少數目的海島,就有多少島的美。 』
共勉之~
海風與暮光流動在白茅草原上,伴佐著半天雲雀嘹亮婉轉的鳴叫聲,你真的會沉膩在這狀態下許久許久
走向天際線
『旅行時我總覺得不可思議,台灣有多少數目的海島,就有多少島的美』


風的形狀
後記
文中所提英格蘭約克郡谷地自然國家公園』,有些與東嶼坪嶼有些相似之處
以下連結是『英格蘭約克郡谷地自然國家公園』關於維護干石牆的影片
也跟我們砌石駁坎有類似工法。
疊石牆

 約克郡山谷國家公園 8,000 公里的干石牆是如何維護的?
 
 
 
感謝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
南方四島 東嶼坪嶼

留言